队伍衔命断敌退路,师政委挂念重重错失良机,战后被革职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发作后在志愿军的猛攻陷南朝鲜伪军率先溃退。伪军这一跑美军的侧翼就失去了掩护只能随着往下退。为了关死敌人南逃的大门38军衔命向三所里和龙源里穿插42军则向顺川和肃川穿插。效果38军按计划赶到了三所里和龙源里堵住了数倍于己的敌人。但由于42军没能穿插到位美军最终由顺川和肃川逃脱。

但季铁中是政委苏克之也未便强行坚持自己的意见于是他决议召集营以上干部开会讨论到底要不要等125师来了再过江。效果有人主张124师先过江先和敌人干起来再说;有人主张和125师一起过江这样阻敌更有掌握。集会就这样开成了僵局苏克之见这样下去不是措施最后拍板决议先渡一个增强营。但由于延误了太长时间队伍只过江了两个连天就亮了。

如果当初不是季铁中的坚决阻挡124师很可能就全员过江了。一万多人抵抗没有重武器的溃逃之敌守住阵地还是很有掌握的。这样一来就可以为主力合围敌人争取时间届时不说全歼逃敌至少能给敌人以很大攻击。但由于季铁中挂念太多效果白白丧失了歼敌良机。战后季铁中受到了上级的严厉品评并被解职回国在东北军区的一个文化干校当了一名校长。

不久后美军的大队伍就败退了下来只管这伙敌军已经将重武器全部丢在了三所里和龙源里但124师只过江了两个连军力悬殊实在太大因此基础抵抗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从自己的眼皮底下跑了。不仅如此美军的飞机还发现了江对岸的124师于是拼命轰炸124师因此伤亡了一百多人。

此时他见师长苏克之只派一个增强营过江立即阻挡说:“甭说1个增强营纵然全师过江如果125师不能实时增援的话气力也过于单薄这样做太冒险了。”苏克之认为季铁中挂念太多接触哪有不冒一点风险的?况且125师是兄弟队伍什么时候能赶到自己决议不了也欠好催问。如果非等125师赶来再过江岂不是白白浪费战机?

不意苏克之的这个决议却遭到了师政委季铁中的阻挡季铁中是吉林人1932年到场革命不久后进入东北抗联任职。抗日战争全面发作后他追随东纵在冀南一带和日伪军作战。解放战争期间他进入松江军区从事政工事情基本没有领兵上过前线。抗美援朝战争发作后季铁中出任42军124师政委。

由此处越过大同江往西20公里左右就是舍人场。但此时的大同江水深流急无法徒涉。苏克之一面派人找船一面命人沿江边探寻水浅的地方准备徒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卖力找船的人回来了只找到了七八条小木船。全师一万多人这几条小船基础不够用因此苏克之决议先派一个增强营过江过江后先破坏门路然后构筑阵地掩护师主力强渡。

同样是断敌退路38军圆满完成了任务自己却放跑了敌人吴瑞林心中很不是味儿他刻意接纳调停措施下令124师和125师以强行军的姿态向顺川以南的舍人场急进。只要占领了舍人场就可以堵住大同江西岸所有南逃敌人的退路。124师师长苏克之是个老革命深知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于是率部紧迫出发经由20多个小时的强行军于2日下午2时左右抵达了大同江东岸的丫波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