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谁难过 我从没想过放弃

袁泉:中国青年报

整理:魏世立中青日报中青网记者于蕾

村里有59户人家。他们大多不会说普通话,也不懂汉字。巡逻中发现很多村民看不懂新冠肺炎肺炎防护指南,村委会人手不足,日常消毒测温也很繁重。为此,我主动承担专业志愿讲解。

我们是来“听”国民教育第一线的声音的。提交邮件:zqbmzjy@163.com

天亮前,我和村干部挨家挨户给村民消毒,并分发防护指南,教他们如何洗手和戴口罩。我结合保护指南里的图片把汉字翻译成藏文,一步步告诉他们,并帮助他们下载藏文版的信息软件,了解最新疫情信息,缓解恐慌。下午,我会去临村的主干道值班。晚上回到家,感觉嗓子要冒烟了。

冬天,努措村的气温只有零下20摄氏度。风呼啸着吹过山顶,祈祷旗舞动着。在极其寒冷的天气里,那些日子特别痛苦。

疫情期间,80多岁的钟南山院士奔赴一线,给无数人留下深刻印象和敬佩。作为今天的年轻人,我们也应该在祖国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

口试:大王浦,三峡大学经济与治理学院旅游治理专业2018级本科生

村里有3个卡点,每个卡点有20多辆车用于日常收支。一开始我只是在村里的主干道上努力执勤。我在早上黎明前来到了工作地点。车辆来了,我会严格按照要求登记车辆信息和驾驶员身份信息,对车内人员进行测温检查,然后对车辆进行消毒。天黑后,我会和叔叔在村子里巡逻。

隔离期结束后,我到村委会报到,成为值日卡点最年轻的志愿者。

前不久,共青团湖北省委、湖北省学生联合会宣布,我很荣幸被评为2019年湖北省“大学生自强之星”。这不仅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推动,激励着我不断前进。想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丰富的知识和秘密,毕业后回西藏为家乡争光争热。

即将过去的冬天,似曾相识,令人心酸,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今年九月回到了久违的校园。老师组织了一次班会,让大家分享疫情期间的所作所为。我讲这个冬天的故事的时候,同学问我有没有想过放弃。说实话,我有过犹豫和恐惧,但从未想过放弃。

3月初,武汉传来好消息,我也完成了防疫志愿,开始在家网上学习。

在那段时间里,我参观了村子的每个角落。村里的叔叔阿姨看到我在城里亲切的和我打招呼,还有奶奶远远的给我竖起大拇指。

2020年1月12日,我考完了期末考试,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回了老家。下了火车后,我看着手机上弹出的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消息,我的心开始挂机。

湖北是我的第二故乡,那里有我关心的老师和同学。但由于家乡偏远,交通不便,医疗资源落后,疫情防控刻不容缓。

我叫大阿普池,是三峡大学的藏族学生,来自西藏日喀则市定日县泥峡乡努错村。是海拔4500米的珠穆朗玛峰脚下的一个村庄。

回国后不久,我就开始了为期14天的检疫。当时村里还有10个小学生刚从北京回来参加全国舞蹈比赛,也属于检疫工具。村里只有两个乡村医生,他们的测温和问诊任务很重。作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我刻意为家乡做点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